新闻资讯
NEWS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广西桂林八里街工业园区
aullican@126.com
0773-2639188
13393639268
新闻资讯/NEWS
疫情下的加拿大华人:戴口罩怕被说不敢回国怕途中被感染
来源:十博体育官网-10bet-十博app 时间:2020-03-31 09:55:39

  现在疫情爆发中心已经从亚洲(中国)转向欧美。和欧洲多个国家全面爆发不同,北美洲绝大多数病例来自美国。美国在短短数日间,累计确诊新冠肺炎患者超过14万人,跃居世界第一。

  而作为美国的邻居加拿大,虽然目前确诊数不超过7000仅有6000余例,但因距离美国太近,不由得让人担心疫情是否会在加拿大大规模爆发。

  今天,“留学生讲述疫情下的加拿大生活”成为社交媒体关注热点,西方发达国家中,加拿大确诊病例数属于相对较少的国家,但这并不意味着百分百的安全。在加拿大生活的华人、留学生生活状态是什么样的呢?

  三言财经采访了在加拿大各地工作、生活的数位华人,他们有的已经安家定居,有的还在校读书。通过他们每个人不同的视角,了解加拿大目前生活状况以及疫情对当地人的影响。

  加拿大地大物博,是世界上面积第二大的国家。人口不到4000万,和北京市人口相当。

  虽然目前加拿大确诊6000例,相比其他国家动辄上万甚至数十万的确诊数并不算多。但同样是三千多万人口的北京市,整个疫情期间累计确诊只有不到600例。因此,疫情对于加拿大来说仍然是重大威胁,甚至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妻子都被确诊新冠肺炎。

  3月17日,仍处于隔离期的特鲁多在自家门口向全体加拿大国民宣布加拿大将采取“封国”措施。加拿大将禁止除本国公民、永久居民之外的人入境,但美国公民、外交人员、航空公司工作人员除外。

  国际航班入境口岸限制为四个,分别是多伦多皮尔逊机场、蒙特利尔特鲁多机场、温哥华国际机场,卡尔加里国际机场。这个禁令将于3月18日中午12点生效。

  与此同时,特鲁多也呼吁加拿大国民要做到“Social Distance”,也就是保持“社交距离”。鼓励大众非特殊情况不要外出,在家里呆着等待疫情过去。

  此外,加拿大所有公共场所除了医院、银行以及药店等全部关闭,餐厅只提供外卖服务;商场、电影院也全部关闭。学校停课,很多公司也都采取在家办公等措施。

  这对已经经历过全民隔离的中国人来说可能并不觉得有什么,但是对于当地华人来说简直如“灾难”一般。

  Catherine是生活在加拿大中部曼尼托巴省省府温尼伯市的一名华人,她在加拿大已经生活了近8年之久,目前在当地华人自媒体工作。

  她告诉三言财经,对于国内的国人们来说,过去两个月隔离生活反而可以让大家从紧张的生活压力中“休息”一下。但是加拿大不一样,这个国家本身就是节奏很慢的国家,民众生活方式单调。现在因疫情让生活“暂停”,相当于彻底没了生活。

  华人娱乐方式也不多,周末出去和朋友逛街、唱歌或者聚个餐,工作日也是朝九晚五,生活简单平静。但是现在所有公共场所都关门了,哪里都去不了,想约朋友吃饭唱歌什么的也都不可以了。就好像过上了退休老人的生活,每天就是吃饭、工作和睡觉三件事,太无聊了。

  这点对于生活在加拿大安大略省多伦多市的Bella也是如此。Bella是两个小孩母亲,目前定居在加拿大已近十年。

  对于Bella来说,保持“社交距离”不是难事,甚至自己也能承受长时间不出门逛街娱乐。但最痛苦最烦躁的事情是幼儿园不托管小孩了。

  “带着俩根本在家呆不住的孩子那种闹心感,没有亲身体验过的人是不会理解的”。Bella告诉三言财经。

  在加拿大,小孩到了一定年龄送去学校,其实主要原因不是为了学习知识,而是能让父母有时间、有空间过一段自己的生活。孩子被托管在学校做父母的也比较放心。

  “有孩子以后,我都很怕过节”,Bella称自己已经不记得上一次自己好好度假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这俩小孩现在正处于闹腾的年纪,一放假在家就发疯一样玩,我带着实在太辛苦”。

  现在加拿大停工停学,孩子在家就是“小魔王”,每天要么闹着要出门,要么把家里弄的乱七八糟。这对Bella说非常头疼,也是在加拿大隔离生活对她影响最严重的地方。

  像Bella这种华人家庭,好处是父母也停工在家,至少能够看住小孩。而对于那些在疫情期间仍然需要上班的父母,就非常麻烦。Bella告诉三言财经,自己身边有朋友在银行工作,疫情期间也必须上班。他们孩子不上学就只能暂时寄养在朋友家,否则家里根本没有人能照顾。

  不过,对于同样育有一个孩子的加拿大华人朵朵来说,生活按下“暂停键”带来的麻烦并不来自于照顾小孩。

  朵朵来加拿大已经十多年,期间在加拿大多地生活过,最终在安大略省大多伦多地区安家。朵朵住的地方,离多伦多市中心很远,大概相当于廊坊到北京的距离。

  平时,在加拿大的生活虽然节奏不快,但也不会觉得很无聊。每周和老公孩子开车出去玩,无论是兜风还是购物,朵朵很享受这样的生活。

  但是现在一切都变了,虽然加拿大不限制出门,但是因为到处都关门,除了去买菜和生活用品,每天什么都做不了。

  朵朵目前的快乐来自每天饭后在社区内和老公孩子散散步,盼着疫情能快点过去。

  在中国疫情开始爆发后,口罩一度成为非常紧缺的“战略物资”。全民戴口罩成为中国人抗疫斗争的共识,但是加拿大和很多西方国家一样,秉承的是普通人“戴口罩无用”论。

  所有接受采访的华人均表示只有极少数加拿大人白人会出门佩戴口罩,只有亚洲人像中国人、日本人和韩国人等会有佩戴口罩的习惯。

  外国人不戴口罩的思想主要来自西方疾控中心以及新闻媒体对民众的指导。西方社会认为,普通人在非医疗环境下佩戴口罩作用不大。主要是因为新冠病毒传播方式是以飞沫传播为主,而且患者在无症状时传染性并不强。

  因此,普通人只要做到保持“社交距离”,人与人之间不要过近接触。那么被传染的概率并不高,而且如果口罩佩戴不当,反而可能导致感染。因此,西方疾控中心以及媒体会对大众宣传健康人不需要佩戴口罩。

  不过,华人社区或者说亚洲文化意识影响,东方人的理念和西方有着较大差异。这在戴口罩与不戴上体现的淋漓尽致。因此,华人在加拿大疫情爆发后全部开始佩戴口罩。

  Catherine告诉三言财经,虽然自己以及自己身边没有出现针对华人的暴力事件,但是自己却经历了因为戴口罩而被歧视的情况。

  比如每次出门买菜,只要外国人看到自己佩戴口罩,就会向自己投来怪异的目光。甚至有一次,Catherine在外出买菜时,遇到一位“热心肠”的白人大妈,耐心的给自己讲解“健康人不需要戴口罩”的观点。

  朵朵的个人情况在戴口罩这方面更加具有矛盾点,因为朵朵嫁给了一位加拿大白人。这意味着东方和西方意识矛盾会经常在这个家庭中体现,口罩也是其中之一。

  加拿大疫情刚开始爆发时,朵朵和很多华人一样感到紧张,需要佩戴口罩。但是自己老公却受媒体影响,认为戴口罩无用。不过最终老公被朵朵说服,“经过我多日批评教育,他终于戴口罩出门了”。

  但朵朵也因戴口罩出门遭遇到严重歧视。一次,朵朵去超市买菜,碰到一对白人情侣。二人见到朵朵后,竟然直接嘲讽,不仅言语辱骂,还作出故意冲朵朵咳嗽这种带有侮辱性质的行为。

  相比被歧视,自己的健康更重要,因此接受采访的华人均表示无论如何都会继续戴口罩。

  但是在某些特定情况下,迫不得已也只能不戴口罩“裸奔”。Bella告诉三言财经,在加拿大没封国但是已经开始有确诊病例出现的时候,华人非常紧张,开始佩戴口罩。

  Bella老公虽然也是华人,但却因公司没人戴口罩,自己要是戴了会遭到同事抗议迫不得已只能冒险不戴。

  这对Bella来说一直是一个“定时炸弹”,她害怕老公万一感染,回来传染给孩子可就麻烦了。不过好在加拿大逐渐开始停工,这样的担忧也就消失了。

  目前,虽然加拿大采取封国措施,但仍然可以通过国际邮寄的方式从国内采购物资。因此,很多华人通过国内电商平台或者当地华人组建的代购群购买口罩。因此,有华人认为西方所谓“戴口罩无用论”主要原因是国内储备和产能不足,只能先满足医务人员使用。

  当新冠疫情于年初在国内爆发,国内开始采取全民居家隔离措施尤其是武汉封城后,生活必须品、食品等物资供应是否会“断供”导致紧缺的担忧也曾一度存在。

  这个问题在加拿大封国、动员全民居家隔离后也成为大众关心的问题。不过目前看来,加拿大的生活物资、食品等供应完全没影响。

  所有受访者均表示无论是在中国疫情爆发期还是加拿大开始封国后,生活必需品和蔬菜食品等都没有出现“断供”情况,价格也基本稳定。

  超市或者像沃尔玛这类大卖场虽然开门,但却要求顾客保持距离购物。具体措施就是在同一时间段不允许过多人一起采购。所以在人口稀少的加拿大,大家在沃尔玛门口排队等待进场购物的情况愈发多见了。

  而口罩、消毒液这类物资已经被抢购一空,市面上已经很难买到。按照华人说法,口罩都是被亚洲人抢光的,因为白人不戴口罩。

  疫情开始爆发后,“老外”们开始疯狂囤积卫生纸,甚至连厨房用的吸水纸都一度被抢光。所有受访者均向三言财经确认,现在加拿大对卫生纸这类产品采取限购措施,一人仅能够买一提,大约12卷。

  但即使如此,商店只要一上架卫生纸,也会立刻被抢光。“全城也就偶尔有一两家店有卖的样子,但也很快就没了”Bella说。

  这对华人来说是比较麻烦的问题,卫生纸这种平时觉得稀疏平常的东西,在特殊时期竟然显得如此珍贵。

  受访者表示,目前家里还有一定存货,还能坚持一阵子。但是如果用完了还买不到,可能要考虑从国内花较高价格邮寄,“毕竟活人不能被这种事憋死”。

  不过,受访者均表示不能理解白人的“脑回路”,在这种时期对卫生纸“钟爱有加”。

  Catherine比较“倒霉”,她于1月初回国过年,在中国经历了疫情爆发,于2月赶回加拿大。但回去没多久后国内形势好转,加拿大开始封国了。

  早在去年时Catherine就已经定好2020年春节要在国内和家人一起过,但是没想到今年春节遭遇国内新冠病毒爆发。

  2月中旬,因为考虑到加拿大自己养的宠物以及房子需要照顾和管理,不能离开太久。在国内“宅”了很久的Catherine决定飞回加拿大。于是冒着被感染的风险,从山东飞到北京机场,再返回加拿大。

  这也导致给自己送行的母亲被强制居家隔离14天,但好在全家都没有被感染。然而没想到回到加拿大完成当地要求的14天隔离后,加拿大也封国了。

  “现在回头看我挺后悔没有留在国内的,至少目前国内都基本恢复正常生活了,我在加拿大又要开始经历一次这样的日子”,Catherine谈到这时表示很无奈。

  但她表示既然如此,也就放弃了再回国内的想法。一方面是已经没有航班可以回去,另一方面就算有,感觉在回程途中被感染几率也非常大。

  3月26日晚,中国外交部、国家移民管理局发布公告:自2020年3月28日0时起,暂停持有效中国签证、居留许可的外国人入境。此外,民航局也要求自3月29日起,外国每家航空公司经营之中国的航线条。

  在采访中,Bella告诉三言财经,当初国内疫情爆发后,自己着实为还在国内的父母操了不少心,交代他们不要出门,想方设法给家人寄口罩等生活物资。那时自己想的更多的是希望国内疫情快点好转,等夏天还想带着自己孩子去看看父母。

  但随着疫情在中国得到有效控制,加拿大以及全球其他地区开始爆发后,Bella犹豫了。因为这时候她突然发现回国机票已经一票难求。

  “以往回国机票最贵也就往返一万多元”,那段时间加拿大飞回中国的机票价格暴涨至四、五万元甚至十几万元,而且即使如此也未必有票,“那时我一看机票价格那么高,自己拖家带口的,成本实在太高”。

  Bella还听说有在美国的华人花了几十万元包机飞回国,全程穿纸尿裤,不敢吃不敢喝,“为了保命也是拼了”。

  加拿大封国、中国停止大部分航班后,Bella和很多受访者一样,心态变了:不是不想回国,而是现在疫情在全球这么严重,回去路程中被感染风险太大。

  朵朵则表示虽然自己已经入籍,不受加拿大封国限制,但回国的路程中被感染风险高。而且回去也得被隔离十几天,期间也难免会和潜在感染者接触。

  也有受访者称现在有一部分留学生回国后犯“公主病”,把整个留学生、华人群体形象都抹黑了。目前在加拿大情况还不算太严重,就不给祖国添麻烦了。

  朵朵所在的社区,居住者多数为有一定岁数的老年人。朵朵表示,虽然这些老者出门也不戴口罩,但他们实际上是明白这次新冠病毒的威力的。

  朵朵出门散步时,经常会碰见邻居跟自己交代说一定要做到“社会距离”,和人不要过多接触。这说明他们对政府呼吁的防疫保护措施是理解和支持的。

  但是,在加拿大年轻人一代中,对新冠的认知却又有另一种表现。Catherine和Bella在采访中都提到疫情期间仍然有很多“老外”年轻孩子在运动场打球玩闹这种聚集性行为。他们似乎对新冠病毒持有某种“轻蔑”的态度。

  甚至西方年轻人流行在网上搞所谓的“新冠挑战”,例如拍一段自己舔马桶盖、公交车扶手等设施的视频,宣称自己对新冠病毒“不畏惧”的精神。导致这种现象的可能性原因或许是受西方早期将新冠形容为“大号流感”,不够重视所致。

  而且虽然加拿大又是封国又是呼吁全民居家隔离,但是整体上全国并没有实施像中国这样严格的隔离措施。而且近期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宣布要尽全力将滞留在海外的加拿大人接回国,这也让华人担心会因此导致有人将病毒带回来,引发更严重的疫情扩散。

  总的来说,通过对数位生活在加拿大的华人采访调查,三言财经认为,加拿大疫情发展情况目前仍处于可防可控状态。

  这次新冠肺炎疫情对社会冲击主要体现在医疗系统挤兑上,武汉初期出现的局面也是因为一度医疗资源不足以应付大量患者导致。这种情况也可以在意大利、西班牙等疫情严重的国家体现。

  而加拿大作为发达国家之一,其医疗资源丰富,据相关数据统计,2019年加拿大每十万人拥有的ICU病床数达到13.5张。因此,目前加拿大全国确诊6000余例新冠肺炎患者还不足以彻底击穿加拿大医疗系统。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加拿大可以高枕无忧。华人们对海外加拿大人回国是否会造成疫情发展更严重的担心时刻都在,加拿大需要更有力的强制措施避免情况恶化。

  整体来看,加拿大疫情爆发期间没有出现过于严重的针对华人歧视现象,但是东西方文化、意识理念不同也给华人造成了一定程度的困扰。

  目前,除了商场、电影院、餐厅等娱乐、餐饮业关闭,加拿大华人生活整体没有受到严重影响。除了口罩、消毒液和卫生纸外,生活物资供应充足,也希望加拿大能够平安度过这次疫情危机。

  关键词

  本文为自媒体、作者等湃客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